《热血传奇》专享礼包:美國高校圖書館網絡學習略記

來源:圖書館報作者:圖謀

热血传奇手游抽装备 www.jgxig.icu 美國圖書館事業是國內學習與模仿的對象,各種出版物發表的文獻不少,近年實地學習過的人也很多,但總體似乎仍停留在一知半解階段。我試圖盡可能多地了解美國高校圖書館情況,也算是為筆者參加2018年上海國際圖書館論壇提前做點功課,以便進一步向學者求教,提升學習效率。

我的網絡學習方式分兩個階段:(1)通過網絡,重點瀏覽加州大學河濱分校、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華盛頓中央大學、普林斯頓大學等高校圖書館網站,做一些學習筆記;(2)由于水平有限,遇到一些疑問,另行向加州大學河濱分校的邱葵先生、華盛頓中央大學的傅平先生請教。

學習過程中,瀏覽到傅平先生的博文《解讀2018年美國US NEWS大學排名》,對美國高校有了宏觀印象。根據美國教育部最新統計,到2016財政年美國共有4627所教育部認可的大學可以授予學位,參加美國US NEWS排名的總共有1527所本科類大學。

對照2018年美國US NEWS大學排名,加州大學河濱分校為全國性研究型大學第124名,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為全國性研究型大學第21名,華盛頓中央大學為地區綜合型大學(西部)第44名,普林斯頓大學為全國性研究型大學第1名。



關于Staff(工作人員)。

Staff名錄中,四校分別為85人、529人、41人、367人。是否指所有圖書館工作人員(包括專業館員、輔助館員,不包括學生管理員等臨時雇員)?邱葵先生告知:“一般是這樣,其中還有行政秘書等,不包括學生。但是,一般會包括短期(比如一兩年)的臨時人員?!備燈較壬嬤骸爸桿腥?,館員和一般支持人員?!?/span>我留意到普林斯頓大學圖書館2014年的數據為工作人員369人,其中專業人員148人,支持人員171人,學生助理50人。關于學生助理,我聯想到佩波戴恩大學有6個國際校園圖書館(包括上海)沒有圖書館工作人員,全部通過培訓學生助理維持運轉。


關于機構設置。

四所高校各有特點。比如加州大學河濱分?!癉epartment & Services”共分22類,其中采訪有采訪會計、采訪組等;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有25個圖書館,設有Oral History Center(8人);華盛頓中央大學人員較少,機構也較少,但有一些較為個性化的機構,如教學、教學設計、學生參與與社區拓展等;普林斯頓大學圖書館設有10個部:館長辦公室;數字人文研究中心;圖書館信息技術、影像與元數據服務;圖書館通訊辦公室;組織效能辦公室;人力資源辦公室;圖書館財務與管理;學術館藏與研究服務;研究館藏與保存聯盟;珍本圖書與特色館藏。據邱葵先生告知:“美國高校圖書館機構設置沒有規范,完全看各館的情況,其實每個崗位的名稱也不代表什么,要看這個崗位的job description,否則光看名稱很難說?!?/span>


關于Title(崗位名稱)。

有的是獨一無二的。比如加州大學河濱分校圖書館的數據館員、開放研究館員、學術交流館員均只有1人。據傅平先生告知,一些高校館的學生督導職位是學生雇員的上司,協調員的具體功能是協調,可大可小,有的副館長的職能就是協調員,一般部門主任就是某個領域的館員,只有大館的一個部門會有幾個館員,如幾個編目館員。


關于學科館員。

加州大學河濱分校圖書館學科導航分設了許多學科,但學科館員(聯系人)好像只有5人,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圖書館Subject librarians142人。圖書館為每一個校園部門和項目的教師和學生指定一個學科館員。學科館員作為部門聯絡人:提供有關圖書館政策和程序的信息;提供專業參考咨詢;教會班級和個人如何最大限度地利用圖書館資源進行研究;購買圖書資料,如書籍、期刊和數據庫等。普林斯頓大學圖書館劃分78個學科,學科館員36人,有的負責多個學科。傅平先生告知:“大的研究館設專職學科館員,小的館就是各個館員兼職?;⒍僦醒氪笱際楣菔羌嬤?,不叫學科館員,叫聯絡人?!?



關于數據庫。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圖書館擁有1302個數據庫,Elsevier公司數據庫買了15種,買了ScienceDirect eBooks,但沒買ScienceDirect期刊,這令我感覺到比較意外。ScienceDirect期刊在全球范圍有較大影響,價格亦較高,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圖書館另有渠道獲取全文?據邱葵先生告知:“我們當然有,但我們不把這當成一個數據庫,而是幾千個期刊,類似還有幾個,Springer,Toylor and Francis等期刊庫都是一樣,你在我們數據庫里是看不到的?!?/span>

總體印象,美國高校圖書館無論規模大小,踏踏實實踐行“以人為本,館人合一”,“人”既指圖書館用戶,亦指圖書館工作人員。所有的圖書館網站均提供工作人員名錄。圖書館資源與服務的揭示與相關指導很清晰,界面也清新,信息組織工作做得很扎實。圖書館能夠較好地圍繞用戶需求,迅速響應,因需而變,且量力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