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传奇新服预约:對書對人對閱讀要足夠敬畏——為《圖書館與人文精神》點贊

來源:圖書館報作者:布子

热血传奇手游抽装备 www.jgxig.icu   不久前讀了《圖書館報》編委專欄刊發的南京圖書館館長徐小躍先生的《圖書館與人文精神》一文,很是驚喜。

  真的,不需要再找什么理由,就一個動作:給徐小躍先生點贊。沒有其他人,能毫不猶豫地把圖書館說得如此通透,又極具深厚人文底蘊的張力。“不管如何定義和描述圖書館,有一點是亙古不變的,那就是圖書館既是文化的承載、傳播、發展之地,也是有文化和向往的文化之人的匯聚之地。圖書館是文明與人文的象征,是一個與‘文’緊密相連的神圣之地?!?/span>這是該給徐館長點贊的理由之一,因為他強調了在科技進步的推動下,正在變化的圖書館的本質內涵。

  圖書館轉型,已歷經“你方唱罷我登場”般的爭艷好多年:第二起居室、第三空間、城市會客廳;數字化圖書館、復合圖書館、智慧圖書館等等。名詞夠多也頗時尚,容不得你有半分反駁。憑的是啥?大凡能叫得響的新名詞,都是大咖率先提出的,是博得眾彩之后廣而告知的,你敢懷疑嗎?好在,在一場報告會上,我聽到了國家圖書館館長韓永進對國家圖書館的定位:最珍貴的典籍多保存在圖書館,特別是國家圖書館。聞之是欣欣然竊喜。緣何竊喜?韓館長縱是大咖,終究聲音還是弱了些,何況說的話還有些本位的意味。現如今徐館長再度發聲,更是基于“人文”理念下的解讀,這與以往筆者領悟過的有關圖書館的定義,又多了一份理性的厚重。

  若是你試著把兩位館長說的話連接到一起讀下去,會是啥樣的?說破了天,圖書館不就是這個樣子嘛!“我對惠民的理解就是讓來圖書館的讀者讀到想讀的書,并在這一過程中得到尊重,感到舒心滿意?!?/span>這是該給徐館長點贊的理由之二?!拔檎胰?,為人找書”,一直是我從最初入行到現在聽到的最耳熟的一句話,耐聽也管用,還常常用它來提醒自己善待那些走進圖書館的小讀者和他們的家長。最容不得的是看見大人們在眾目睽睽之下大聲地對小讀者吆五喝六、頤指氣使。我以為,能抽空在圖書館里轉悠的孩子,都是了不得的小讀者。他們愿意撇下手機、iPad、玩具甚至是好吃的,花費難得的屬于自己的時間,走進圖書館,已有足夠的理由贏得大人們的尊重。同理,那些肯把閑暇時間花在圖書館里的成人們,也該贏得他人的尊重。

  依此,一年前筆者曾寫過《圖書館的溫度靠什么傳遞》,試圖強調館員應該通過有溫度的服務,豐富讀者的圖書館體驗,享受圖書館的快捷舒適,進而不只自己愿意走進圖書館,還帶動更多的人走進圖書館。只是文字羅列一堆,主題沒講透;后由編輯潤色,我以為還是差了點什么,讀著不過癮。稍微想想,閱讀,是極個人的事;對書的具體選擇,是極個人的事;在哪兒讀書,又是極個人的事。帶著自己的需求,選擇圖書館作為解答對象給自己提供幫助的讀者,自然會對圖書館有著足夠的信任,對這樣走進圖書館大門的讀者提供最周到舒心的服務,本該是圖書館的分內之責。

  徐館長對惠民的理解,是真心大實話。“如果你有了熱愛文化、敬畏經典、普惠大眾的心與情,就會全身心地投入到建設圖書館的各項事業中去。你會精心地采書,會小心地護書,會認真去做好一切服務讀者的事?!?/span>這是該給徐館長點贊的理由之三。初讀乍看,覺得這話是對館員的基本要求,但我以為這是對館員職業精神的典型歸納,也是館員們一代一代傳承的,為讀者提供周到舒心的服務的真實寫照。只要你圖書館的大門進得多了,就會找得到這樣的圖書館員,絕大多數都這樣默默地踐行著?;蛐硎悄諭庵疃嘁蛩氐撓跋?,這樣的優秀傳統極少被提及了。

  筆者有過擔心:自助借還、辦證設備的大量使用,線上服務方式的開通和使用,已經讓圖書館員少了與讀者面對面交流的機會;頻頻引入“外援”主持館內讀書活動,基礎業務外包范圍的逐漸擴大,更讓館員失去了提升業務能力的機會……館員為讀者提供面對面的服務還需要嗎?若是需要又該是什么模樣?徐館長卻從做“有人文精神的館員”的維度,給筆者一個精準的答案,而且是飽蘸殷殷信任的期待之情。對徐館長的話多讀幾遍,悟出道道來,自然會懂的。

  “我們南京圖書館將提高服務質量放到工作的中心位置來抓。而要抓好這項工作,對員工的人文精神的培養就顯得十分重要。我會告訴大家,所有對讀者表現出的耐心、主動、熱情、和藹,其根本在于我們要有一個‘愛心’。愛是人文精神的集中體現。而所謂的‘愛’,我將其概括為六句話十二個字:有心,有情,給予,尊重,分享,寬容。要時刻提醒我們的干部職工注重凈化心性、變化氣質、成就道德的修養,一以貫之地踐行強烈的人文精神和人文情懷?!?/span>這是該給徐館長點贊的理由之四。此處也是敲黑板劃重點的地方。

  “愛心”之前的文字已經屢見不鮮了,講話稿、經驗材料、心得體會之類里常見,持續時間也有二十好幾年了。我以為這些都是用來鋪墊的,重點的是后面那些文字。特別的,是那六句話十二個字,極少有人把它們集中在一起說的?!熬換男?、變化氣質、成就道德”,這些詞語的連綴使用,使得讀者服務指向更清晰、更明確,也極大地豐富了已經頒布的圖書館讀者服務規范的內涵,特別是對館員業務能力的要求,更具體,更有操作性。這應該是對過往經驗進行理性梳理后提煉出的體系建設基本方略,可以說是對圖書館學讀者服務理論架構的重要探索。

  按說圖書館讀者服務也已實施多年,單是言必論及的文明服務,僅我經歷過的也有近30年光景,緣何會對徐館長的“愛心”說點贊?

  調查研究、全員參與、典型示范、經驗推廣、整體推進……這些都是基本的多層次工作模式,成效顯著是共識,緣何時至今日,我會推崇徐館長的“愛心”說?算是我孤陋寡聞吧,還是那句話:狹隘的眼界害死人。但是不對,那么多的見諸學刊紙媒甚至線上博客公眾號的相關論述,講的都是有理有據的,為何單單認為徐館長講得透亮?反復看《圖書館報》上的徐說,“人文”二字是出現頻率最高的?!叭宋摹焙謂??出自何處?怎樣延伸?不知為何,“舉頭三尺有神明”一句闖入腦際。該是敬畏吧,對書的敬畏,對人的敬畏,對閱讀的敬畏。唯有敬畏,才有感悟,才有癡迷,才有執念,才有久久為功,自然,方得始終。

  對書、對人、對閱讀,我有足夠的敬畏嗎?我問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