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传奇手游配饰蓄灵:讀者是需要“潤養”的

來源:圖書館報作者:鄧少濱

热血传奇手游抽装备 www.jgxig.icu   讀者對圖書館怎么看

  曾經與一位“90后”聊讀書,聊圖書館。他說,圖書館一定是需要用的時候,才會去,查書查資料方便。借的幾本書有重量而嫌煩,不愿意拿在手里拎著;要去借書的圖書館距離遠也嫌煩,寧肯宅在家里而不愿意離開家門一步。這樣的嫌煩,竟能成為個人遠離圖書館的理由,你會想得到嗎?

  說到日常的讀書,他會把“星巴克”當首選,因為那里的氛圍好,咖啡的口感也喜歡?;固匾馇康?,雖然讀書在意個人的舒適感,但不代表是個咖啡館就適合讀書的。

 問起他平常讀什么書時,回答也干脆:紙本書不讀的,太麻煩了。

 想想,挺尷尬的。能把在咖啡館里讀書的感覺講得頭頭是道,自己居然不讀紙本書。明知利用圖書館對個人有益,卻不肯進圖書館的門,何解?

 咱們圖書館人可正在鉚著勁兒努力著,要把圖書館變成“城市大書房”“城市會客廳”甚至“創客空間”的,就是“圖書館+咖啡館”的創新模式也讓咱們興奮了好一陣子。若把那“90后”的話當了真,豈不是被人潑了一身拔涼拔涼的冰水?

  圖書館人是見不得自家冷清的。某位業界“大咖”就曾坦言:大量的事實證明,一個好館長,就能把一個機構帶起來。什么叫好館長?首先能把人氣搞起來。公共文化服務機構缺乏人氣,說自己搞得好、水平高,全都白搭。說起搞人氣,通俗地講,就是要把利用率指標搞上去云云。當然“大咖”說話是有特定的語境的,是分場合的??砂字膠謐驟圃諛嵌?,讀者是當真的。

  對一些提升人氣的舉措,毫無例外地我很惶恐。比如惶恐讀者們都到書店行使圖書館人授予的“圖書采選權”,每次2本,每月一次,每本書按20元計算,一人全年購書款就得480元。

  若按一個基層圖書館有1萬個持證讀者計算,該館此項購書經費至少得480萬元。這數不少,該不會說這1萬個持證讀者不可能月月買新書吧?更不會說行使了權利的持證讀者是讀不完這24本書的吧?當然,這惶恐或許有些夸張了,但畢竟還是有可能的。


  進得門、用得好

  留得下、愿意來

  讓尋常百姓“進得門、用得好、留得下、愿意來”,應該是檢驗公共圖書館服務效能的最基本的標準。

  “進得門”,是說公共圖書館的門檻兒現今已經跟門外的地表同處一個水平面了,根本用不著抬腿就能走進來。

 

“用得好”是說讀者熟知圖書館的功能,知道自己想找的書在哪個區位,咨詢疑惑會有館員主動解答,線上線下與館方溝通順暢。

  “留得下”,是說讀者跟圖書館的聯系多,連接密,直白地說,就是把圖書館當成了自家的“第二起居室”,進出自如。

  “愿意來”,是說讀者把圖書館當作對接自己文化需求的首選之地,除了日常借閱圖書、瀏覽報刊來圖書館外,對館里舉辦的各類閱讀推廣活動(特別是專題講座)也踴躍參加,不止場場不落,還呼朋喚友相互告知分享。這樣的讀者越多,館里的人氣自然就旺。

  可是,能有這樣穩定的日益增長的讀者群體,非一日之功?!敖笮奶?,靜待花開”,擱在哪兒都適用的最耳熟能詳的一句話,用在閱讀推廣上更能體現出其張力。

  無論花開得早晚,乃至長成參天大樹,“潤”,是功不可沒的?!叭蟆?,有“加油或水使之不干枯”的意思,我以為這恰可做“養”字講。

  還是以我熟悉的少兒圖書館說事吧。

  多年前,我曾見過一位每到周日就帶三個孩子來館參加讀書活動的母親,極少缺席。最大的孩子是5歲女孩,老二是4歲的男孩,最小的不到2歲,即使被母親抱在懷里也不那么安分。

  老大和老二時不時整出些糾紛來找當媽的評理,可那位母親正摟著老三坐在場地里,跟十幾個五六歲的孩子一起隨著講課的外教老師一板一眼地念單詞、唱歌、做折紙,絲毫不理會兩個大孩子說什么。

  當然,更多的時候是母子們規規矩矩參加活動,每次活動結束后,都是一家四人離開的。就這么周而復始地延續著,全然不顧周圍那些來自家長的、館員的(也包括我的)詫異、驚訝、疑惑甚至嘲弄的目光。

  偶爾也會遇見孩子的父親,總是穿著灰白色的牛仔裝,背著雙肩包,把老三輕輕放下,跟那位母親悄聲說上兩句,即快步離開。

  可惜外教的課只上了半年多就換人了,我也再沒看到母子四人來館的情景。直到有一天在館門口有個小男孩主動跟我打招呼,我才認出他就是那家孩子里的老二,已經上小學三年級了。

  他很得意地告訴我,他和姐姐都有讀者證,經常來館里借還書,還上網呢。他是笑著離開的,看得出他對館里的一切很熟悉,神態也從容,一副在圖書館里長大的孩子模樣。

  是,沒有三五年的時間,圖書館的讀者是“潤養”不出來的。沒有一種篤定的執念,是很容易放棄的。不由自主地,我想起懷抱手扯三個孩子來館聽課的那位母親,那么執拗地把圖書館當作孩子們最應該來的地方,把圖書館當作種子植埋在孩子心中,靜待花開。

  我曾在農村小學分館的開館儀式上對孩子們說:有了分館,你們可以跟城里的孩子在同一時間看到同樣的新書;你們用讀者證借還書,會知道圖書館是怎么用的;你們會用圖書館了,以后遇上比現在更大的圖書館,也不會感到畏懼和慌亂,能自如輕松地利用圖書館。

  

  10年潤養的愿望

  這三個步驟走下來,算不算是一種“潤養”呢?眼看著越來越多的家長們走進圖書館,幫著孩子挑選自以為適合閱讀的書刊光盤,帶著孩子穿梭于各個閱覽區,參加館里舉辦的大大小小的閱讀推廣活動,滿懷期待地問著館員還有什么樣的活動可以讓孩子參加。

  此時,內心又涌動著按捺不住的希望:能不能花上10年時間,通過圖書館的“潤養”,讓孩子成為合格的“進得門、用得好、留得下、愿意來”的讀者?畢竟圖書館的“潤養”是需要傳承的,畢竟眼前那些帶著孩子走進圖書館的家長中的絕大多數是有過圖書館利用的體驗的。

  可是,每每看到家長們一邊瞅著孩子精心選好的自己中意的圖書,一邊數落著孩子總看這些閑書有什么用的場景,或者孩子看得津津有味,家長在一旁拿著手機埋頭刷屏的場景,乃至孩子專注參與讀書活動,相熟的家長在一起閑聊的場景,我是真的急啊。也勸阻過,但家長們壓根兒就不在乎。

  圖書館里的讀者“潤養”,是需要家長的示范作用傳承的。家長不看重圖書館,孩子自然不會把圖書館當最重要的閱讀場所。縱使自己有閱讀需求,會把圖書館當個人閱讀的首選地嗎?

  也有精明的家長,在圖書館的書目推薦中知道該讓孩子讀哪些經典書,于是手指動動,直接網上購書,省了從圖書館拎書回家的氣力,也不再擔心借書超期會繳滯納金了。貌似方便了自己,其實是慢慢疏遠了與圖書館的關聯。

  讀者與圖書館間拉開的越來越長的距離,意味著家長們主動放棄了圖書館對自家孩子的“潤養”。這樣的家長多了,孩子眼里的圖書館自會無足輕重的。

  由此,我也懷疑,10年圖書館的“潤養”愿望,什么時候才能實現呢?

  此間,還是想起一位通過小眾式閱讀推廣,致力于城市文化精神深耕的詩人說過的話:做文化,實際上是做積淀的功課,所期待的那種美好的結果,我們這輩子興許都看不到。也正因為如此,需要一代代同道中人不懈努力,滋養這個城市的同時,也滋養著我們自己。

  圖書館的讀者潤養,何嘗不是如此?

  我不氣餒。一是圖書館人一直持續不懈地努力著,已經潤養出了一代對圖書館有了清晰認知的讀者。這一代已經為人父母的讀者又開始帶著自己的子女走進圖書館。雖然有著種種不如意,終歸開始了對圖書館利用進行新的體驗和認知,這才是圖書館人氣聚集的前提。

  二是《公共圖書館法》已經正式實施了,這是對人的文化權利行使的法律保障。正如杭圖原館長褚樹青所說,“公共圖書館就應該是一個每個人都可以來并且都喜歡來的地方”。

  讓讀者通過一次次體驗,慢慢潤養好了,急不得。


【本文作者】鄧少濱 大連少年兒童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