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传奇官网攻略:我們為什么要做閱讀推廣

來源:圖書館報作者:布子

热血传奇手游抽装备 www.jgxig.icu   “我們為什么要做閱讀推廣活動? ”乍一看,這個問題提得太淺白。閱讀推廣活動已經成為當下圖書館服務的重要內容,大家都在做,而且做得形式多樣、豐富多彩,不只是備受矚目,還打造出諸多品牌,讓草根百姓連連稱道,專家學者贊譽有加。照理說,閱讀推廣活動做得好,一定會有深厚的群眾基礎,這深厚的群眾基礎一定出自群眾對讀書的喜愛。真的如此嗎?


閱讀推廣的更高階段

  不久前,看到《圖書館報》微信公眾號推文中有關《2016-2017年度北京市全民閱讀綜合評估報告》的內容,提及北京市居民人均紙質書閱讀量為10.97本,高于全國人均紙質書加電子書的7.86本。同時也看到了留言欄里的讀者留言:“這個數字是有很大水分的,起碼我周邊的同事沒有幾個看書的,更不用說10本了。10本估計難吧!年輕的幾乎不看。再者,怎樣算看完一本書? 孩子看一本繪本估計半小時就翻完,有的小說一天就能看10萬字(一本小說至少有好幾個10萬字吧)?!?有人更干脆直言,作為一個愛看書的北京人,給平均數拉了后腿云云。幾位讀者的留言值得商榷,但也意味著閱讀的群眾基礎考量,還需要詳盡和客觀些。

  圍繞全民閱讀,各界一直在努力,圖書館人更是責無旁貸地在積極踐行。要實現全民閱讀的目標,最顯著的標志應該是絕大多數國民有著良好的閱讀習慣和較高的閱讀審美能力。要有良好的閱讀習慣和閱讀審美能力,必須是以濃厚的閱讀興趣、厚重的閱讀積累、持續不斷的閱讀行為疊加交集復合而成的。當然閱讀興趣的誘發、閱讀積累的感悟以及日常閱讀行為的養成,是作為單個的人學會閱讀的基本功。

  此間,筆者所說的閱讀不是瀏覽, 而是那種能讓你忘記周圍的世界,與作者一起在另外一個世界快樂、悲傷、憤怒、平和的共鳴, 它是一段無可替代的完整的生命體驗。對閱讀,理應保持足夠的敬重, “不動筆墨不讀書”,說的該是這個理。如此這般倒推“全民閱讀”,竊以為,閱讀推廣的最高階段,應是以培養人的良好閱讀習慣和較高審美能力為主題的。

  而當下的諸多閱讀推廣活動的水平, 還處于初始階段的豐盛期,在學科理論上還未構建出相對應的規范體系框架,不是嗎? 有關閱讀推廣的背景、學科基礎、理念、目標、具體內容與形式、實施步驟等等,簡易的普及性教材上都會有,可學術領域內公認的可供教學使用的專著有沒有,不得而知,但筆者絕對期待著。

  筆者20年前做閱讀推廣的時候,第一次參與的閱讀推廣活動就是小學生演講比賽。因為本人不是學圖書館專業的,加上剛剛入行, 只能亦步亦趨地跟著別人走,沒想著去求解、去質疑——他人都是行家里手,能有錯嗎? 征文、朗誦、故事大賽、書法繪畫作品展示,甚至專題知識競賽、辯論賽也都策劃組織過。

  熱鬧過了,筆者也問自己:費力勞神地做這些,是想要什么結果?都是面向少年兒童的, 同樣的活動學校也在做,圖書館和學校有什么區別嗎? 想得多了,看得多了,悟得多了,慢慢就懂了:圖書館的活動叫圖書館利用教育,是讓人們通過參與活動知道自己生活的地方有個圖書館,進了圖書館可以做什么事, 做的這些事對自己有什么好處……

  書面上的話就是:激發閱讀興趣,培養閱讀能力,養成閱讀習慣。用圖書館的習慣語就是:多讀書、讀好書、好讀書。


換個角度看閱讀推廣

  很多時候,策劃組織閱讀推廣活動,是憑借個人的摸索來評析歸納的, 一己之力不止是勢單力薄,更因少了理論依據,創新活動也費時費力,甚至遭遇了停滯不前的“瓶頸期”。以往那種項目多元、參與者眾、普及面廣的大型地域性閱讀推廣活動,已經被無門檻、多主題、來去自由的小眾式閱讀推廣活動所取代。圖書館人組織閱讀推廣活動在意的是活動的數量和參與人數的多少,忽略了本該重視的對參與讀者獲得感的考量,也沒有對活動效果進行規范評估。

  更讓人驚詫的是,以往在科技館才有的活動項目,竟然堂而皇之地成為圖書館的閱讀推廣活動內容,“以書為本、豐富多彩” 的閱讀推廣活動特質正在慢慢地、悄悄地流失。

  縱是如此,也沒理由悲觀,有時候換個角度看閱讀推廣活動,你會有新的發現,恰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想想吧,互聯網的日新月異,iPad、智能手機終端app爆發式的增加,使得數字資源如海潮般涌來,雖讓人目不暇接,可稍作適應,便會便捷從容地為自己所用。以往需要臺式電腦搜尋瀏覽下載的, iPad、智能手機即可輕松搞定。

  曾經幻想過的“不出家門, 坐擁書城”,現今只憑巴掌大的屏幕,便可以看得自在、看得愜意。就是上下班乘車的二三十分鐘里,也有眼??上?。數字閱讀,早已過了有沒有、多與少的發展階段,正處于接受選擇的被動期,人們用不用、怎樣用,正決定著數據商的發展前途。

  再說一個從某個閱讀報告會上聽到的故事: 一位媽媽想給孩子講好繪本故事,通過微信公眾號認識了一位專講繪本故事的閱讀推廣人。通過閱讀推廣人,找到并學會利用一個包括講繪本故事在內的“讓媽媽成為更好的媽媽” 的網絡平臺。通過這個平臺的一次次線上線下活動,認識了致力于“讓每一個媽媽都成為一座流動圖書館” 的自己所在城市的閱讀推廣人。

  這位想著給自己孩子講好繪本故事的媽媽,在參與一次次閱讀推廣活動后,成長為給更多孩子講繪本故事的“故事媽媽”。正是這樣的“尋找、遇見、交流、認知、感悟,抱團成長,影響更多的人” 的嬗變路徑,使得當下的閱讀推廣活動,已經變成圖書館與讀者乃至居民百姓的一種聯系方式,使讀者對圖書館有一種親切感。


加強公眾審美共識教育

  此間抄錄上海圖書館前館長吳建中先生博客里的一段話,該是更有說服力了: “2007年我在《解放日報》文化講壇上有一個發言, 題目是‘每個人都是一座圖書館’,強調每個人都有其知識組織的方式、能力和習慣,與圖書館一樣。如果圖書館不能滿足讀者的需求,讀者就會到館外尋求幫助。

  比如以前尋找信息,讀者常常使用圖書館的目錄體系,現在讀者覺得谷歌更方便,所以他們上谷歌尋找信息。每一個讀者都有自己獨特的信息組織方式,圖書館能無視他們的經驗和技能嗎?” (新浪博客“建中讀書”) 是啊,人們利用圖書館尚且如此,對閱讀推廣活動的接受態度和利用,何嘗不是如此?圖書館人的閱讀推廣模式如果長時間停留在閱讀書目的推薦、具體閱讀方法的指導等初級模式上,終會讓讀者遠離的。

  “文字與典籍,鐫刻著中國之精神、民族之靈魂,是破解中華民族歷經磨難而綿延發展的精神密碼,蘊含中華民族的歷史記憶、思想智慧和知識體系,積淀著中華民族最深層的精神追求,不僅是傳承中華傳統文化的重要載體,更是我們實踐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樹立文化自信的動力和源泉?!?這是國家圖書館館長韓永進在他的《創造出中華文化新的輝煌》演講中的一段話,若由此審視當下的閱讀推廣活動,筆者認為,提高公眾的審美觀,將成為閱讀推廣活動新的主題。

  閱讀推廣活動持續多年,對讀者乃至民眾已經實現了普及教育的目標,閱讀資源的海量增長和獲取方式的便捷,又使得喜歡閱讀的讀者乃至民眾,已經由寬泛式大眾化閱讀轉化成指向式個性化閱讀?!拔業腦畝廖易鮒鰲?早已風行,讀者乃至民眾閱讀中真正缺少的是大眾審美共識的養成,而對公眾的審美教育又偏偏太少。

  此間公眾審美共識教育的提出,是針對文藝作品所特有的娛樂、社會教育和美育的三大功能而言, 這也是人的閱讀發展規律的多層結構需求使然。包括文學作品在內的人文社科類文獻,本身就是優秀傳統文化的忠實載體,要讀懂弄通,需要一個手眼并用, 相傳、承襲的接受過程。而這個接受過程,又是由一定量的閱讀積累,實現潛移默化式的浸潤心田、滋養心智的過程。

  有鑒于此, “通過文化的引領、文化的滲透、文化的傳承, 包括文化的教化,提升整個民族的文化素養、審美水平”(中國藝術研究院院長連輯語),公眾審美共識教育也就有了推而廣之的必要性和可能性。這應該是當下圖書館閱讀推廣活動新的主題,也是我們恒久做好閱讀推廣活動的最基本理由。